快捷搜索:  

诺泰生物诡异的千万元“关联”交易

本报记者 张玉 曹学平 上海、杭州报道 

近日,江苏诺泰澳赛诺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泰生物”)科创板上市申请获上交所受理。 

招股书显示,2019年,诺泰生物向杭州海盛医药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海盛”)销售阿那曲唑及氟维司群中间体等产品合计1054.55万元。 

此前,杭州海盛系诺泰生物关联方杜焕达夫妇100%控股的企业。在招股书中,诺泰生物方面提及,2017年12月,杜焕达及其配偶曾先后将杭州海盛和杭州海达转给无关联第三方章海波。但上述2019年对杭州海盛的销售参照关联化交易予以披露。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杜焕达控制的杭州祺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祺弘”)、浙江元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9年年报均显示,其和章海波控制的杭州渡河化学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渡河”)、杭州海盛地址电话一样。 

更为蹊跷的是,2018年11月,诺泰生物成为杭州新博思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新博思”)的控股股东,而2018年11月发布的公开信息显示,章海波系杭州新博思总经理。 

那么,诺泰生物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 

对于业绩及企业发展相关问题,本报记者先后致电致函诺泰生物方面。7月15日,诺泰生物方面仅回复表示,鉴于目前公司处于静默期,暂不方便接受采访。 

章海波是谁? 

招股书显示,2018年度,诺泰生物向杭州海盛销售阿那曲唑及氟维司群中间体等产品,合计316.7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24%;向杭州海盛提供检测服务收入金额为18.2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0.07%。 

2019年度,诺泰生物向杭州海达医药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海达”)销售缩宫素中间体等产品,合计收入为12.05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0.03%。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海盛和杭州海达曾系杜焕达及其配偶实际控制的企业。杜焕达为杭州新博思参股股东宁波鼎弘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 

“杜焕达及其配偶已于2017年12月将该公司(杭州海盛)100%股权转让给无关联第三方章海波,因此杭州海盛作为公司关联方的期间为2017年12月~2018年12月。”诺泰生物方面表示。 

另据招股书,杜焕达配偶及岳父于2019年1月将杭州海达100%股权转让给无关联第三方章海波,其作为关联方的期间为2018年11月~2020年1月。 

不过,记者注意到,完成股权转让后,诺泰生物与杭州海盛仍存在交易情况。2019年,诺泰生物向杭州海盛销售阿那曲唑及氟维司群中间体等产品合计1054.55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84%。同年,杭州海盛为诺泰生物提供市场咨询服务,金额为1.89万元。 

2020年2月24日公示的杭州祺弘2019年年报显示,其联系电话为0571-89xxxx81;办公地址为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西园一路8号1幢201室。杭州海盛2019年年报显示的联系电话同样为0571-89xxxx81;办公地址同样为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西园一路8号1幢201室,与杭州祺弘地址一致。7月25日,本报记者实地走访看到,上述地址为杭州海盛办公地。

 

西园一路8号1幢201室为杭州海盛办公地 曹学平/摄 

另据天眼查显示,杭州渡河在2019年度报告中披露的电话也为0571-89xxxx81。蹊跷的是,杭州渡河在2018年度报告中披露的联系电话为133xxxx1160。其地址为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三墩镇西湖科技园西园一路8号2幢2层202室。而上述8号2幢2层仅留有杭州新博思的相关标记。网上公开信息显示,133xxxx1160曾为杭州新博思的联系方式。

 

西园一路8号2幢2层曾为杭州新博思办公地 曹学平/摄 

这仅仅是巧合吗? 

武汉工程大学校友总会此前发布的关于杭州新博思的信息显示,章海波曾和杜焕达在浙江万马药业有限公司研发中心长时间共事。2008年至报道发布日(2015年9月),章海波系杭州新博思副总经理,其同时是杭州海盛总经理。药融圈2018年11月发布的信息同样显示,章海波系杭州新博思总经理。化学行业专业电商服务平台摩贝网数据显示,杭州新博思联系人为章海波。 

值得追问的是,目前,章海波是否在新博思任职? 

诺泰生物在此前披露第三期辅导工作备案报告中主动告知,此前公司存在信息披露问题,即在2016年诺泰生物进行的重大资产重组中,交易对手方中存在与诺泰生物实控人关联但未披露,同时公司实控人亦未回避表决。

大客户欠款 

关联交易频繁的背后,诺泰生物居于高位的应收账款也引发关注。对比发现,诺泰生物高企的应收账款企业与公司前五大客户具有较高的重合度。 

招股书显示,2017年,诺泰生物应收账款第一位的是埃斯特维华义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埃斯特”)。诺泰生物对其应收账款为4656.1万元,占应收账款合计数的比例为67.88%,而后者是公司2017年第一大客户。 

当年,诺泰生物应收账款第四位是AMPAC FINE CHEMICALS LLC(美国艾姆派克)公司,应收账款为348.6万元,占公司应收账款的5.08%。而这家公司是诺泰生物的第五大客户。 

2018年,诺泰生物应收账款第二位是埃斯特,应收账款为478.4万元,占应收账款合计数的11.79%。埃斯特正是诺泰生物当年的第一大客户。 

当年,公司应收账款第四位是美国艾姆派克公司,应收账款为375.59万元,占当年应收账款的比例为9.26%。美国艾姆派克正是诺泰生物2018年的第三大客户。 

2019年,诺泰生物应收账款第一位是上海睿瓦科技有限公司,应收账款为2118万元,占比26.59%。上海睿瓦是诺泰生物2019年第二大客户。 

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2017~2019年),诺泰生物对前五大客户存在较强的依赖性。申报稿显示,2017~2019年,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收比分别为81.58%、75.53%、51.76%。 

那么,诺泰生物应收账款前五大客户和公司是否有关联关系? 

记者注意到,2018年,诺泰生物应收账款第三位正是杭州海盛,应收账款为428.2万元,占比10.55%。如上文所述,杭州海盛曾系杜焕达及其配偶实际控制的企业。 

此外,诺泰生物董事、总经理、研究院院长金富强曾任职美国环球药物咨询有限公司。后者为诺泰生物2017年应收账款第二大客户,应收账款为895.12万元,占比13.05%。 

报告期内,诺泰生物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分别为411.66万元、215.08万元及343.46万元。 

在应收账款占比较高的情况下,诺泰生物现金流波动也比较大。2017~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11.01万元、9605.74万元、4613.59万元。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锐减五成。此外,公司货币资金由2018年的1.922亿元锐减70%至5809.57万元。公司短期债务大增72.94%至1.46亿元。 

靠收购美化业绩? 

公开资料显示,诺泰生物是一家聚焦多肽药物及小分子化药进行自主研发与定制研发生产相结合的生物医药企业。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定制类产品及技术服务业务和自主选择产品业务,覆盖高级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及制剂的全产业链。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除注射用胸腺法新外,诺泰生物自主开发的制剂品种尚未取得注册批件。 

2017~2019年,诺泰生物营收分别为2.29亿元、2.55亿元及3.71亿元,呈现较好的增长趋势。不过,公司近三年净利润分别为4192.93万元、4468.12万元及4480.59万元,近三年净利润几乎停滞。 

与此同时,记者查询诺泰生物2016年度报告,其2015~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3035.74万元及-3277.61万元。在转战科创板之前,诺泰生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具体来看,2017~2019年,诺泰生物定制类产品及技术服务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3.08%、92.59%及79.13%。自主选择产品的营收占比不足三成。 

在自主选择产品中,原料药及中间体的营收分别为1577.85万元、1886.9万元及7736.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92%、7.41%及20.87%。报告期内,制剂尚未给诺泰生物提供收入。诺泰生物方面表示:“公司自主研发的多肽及小分子化药制剂还未实现销售。” 

那么,诺泰生物近年来盈利回正的原因是什么? 

招股书显示,2017年1月,诺泰生物收购了杭州澳赛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澳赛诺”)100%的股权,2018年11月,诺泰生物收购杭州新博思60%的股权,上述收购均构成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合计形成商誉1.62亿元。2019年杭州澳赛诺实现净利润8109.54万元。2019年,杭州新博思实现净利润79.83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澳赛诺主营业务为创新药高级医药中间体CDMO;杭州新博思主营业务为医药技术服务与转让。此外,诺泰生物100%持股的负责医药研发的公司——杭州诺泰澳赛诺医药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最近一年亏损1473.36万元。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诺泰生物其余6家子公司均无实际经营业务。记者注意到,上述公司均已注销或正在注销,或已转让。

(责任编辑:韩艺嘉)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诺泰生物诡异的千万元“关联”交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